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郑州阳光义工 郑州义工 公益新闻 聚焦 查看内容

“爱心妈妈”袁厉害的是与非

2013-1-6 20:31| 发布者: lisa| 查看: 610| 评论: 1|来自: 京华时报

摘要: 质疑袁厉害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想想儿童福利体制性缺陷,尽快确立儿童福利的概念。
 

 2006年7月21日,河南兰考县,袁厉害和收养的弃儿。(资料图)图/CFP

  在悲剧发生之前,袁厉害就是一个备受关注的“争议人物”。有媒体报道她时,称其“软心肠”,叫她爱心妈妈,当地民政局副局长公开称她为“一个乐观的人”,“富有同情心、爱心和怜悯之心”。也有人质疑她以收养孩子为名弄钱,将一些弃婴卖给别人牟利。

  十余年收养百余人

  现年48岁的袁厉害是兰考县城关镇人,姐妹兄弟5人,她排行第二。爷爷给她取名“厉害”,希望她长大不受委屈。袁厉害小学一年级没念完,从8岁起,就和爷爷一起在医院门口卖大碗茶,后来摆摊卖油条、胡辣汤、烧饼、磨油,并在医院兼职勤杂工。

  十多年前,在医院当勤杂工的袁厉害经常帮家属处理死婴,她收20元钱将死婴埋掉。她多次遇见一些父母将有缺陷的孩子当成死婴丢弃,因不忍埋掉,她带回家收养。

  事情传开后,不但医院发现弃婴送到袁厉害家,人们捡到弃婴也送到她家,甚至民警捡到了孩子也送来。因为收养孩子,她与丈夫多次争吵,直至分居。截至2011年,她已收养弃婴孤儿100多人。

  2011年,袁厉害曾对媒体表示,她想办一个孤儿院。

  孩子脏衣堆里玩耍

  袁厉害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附近摆小摊,只能保障孩子们最低生活条件。她把收养的孩子分类管理:那些经免费治疗康复了的孩子会留在家中;身患疑难病症康复无望的孩子,则在郊区花圃;更小的婴孩则花钱雇人或让家人代养。孩子都叫袁厉害“妈妈”。

   孩子们居住在废弃的郊区花圃中,穿的衣服都是别人捐助或直接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大了衣服就接力给更小的孩子,烂了就补补。媒体拍摄下来孩子们的生活 场景,让人不忍直视:脏衣服如山般堆砌成山,孩子们穿着脏得看不出本色的衣服在其间玩耍,更小的孩子裸着瘦骨嶙峋的身子,睡在草垫子和脏被褥铺就的床上。 而他们的食物,通常只是一点素菜就着馒头。

  好名声带来好生意

  由于收养孩子,袁厉害在当地成为家喻 户晓的好人,很多人会主动上门帮助她。社会上的爱心捐赠成为她的一部分经济来源。好名声也给她带来了好生意。袁厉害曾对媒体表示,“县里有三条路都是我带 领修的,弄生意人家也相信我,别人要5000元,我只要3000元,总还是能挣点钱养活孩子”。

  被收养的孩子大部分是身患残疾的弃婴,袁厉害曾表示,因为她无力雇请到专业的护理人员,又缺乏营养,孩子的死亡率几乎已达到了30%。

  被指出卖孩子牟利

  2010年,当地义工组织举报袁厉害,称其把一些心脏和兔唇修补手术成功的弃婴,卖给别人牟利。也有人开始质疑她利用孩子骗取低保。

  “如此简陋的环境,孩子们如何能够成长?拿孩子进行交易,民政部门为何不管?”一时间质疑声四起。

   对于质疑,袁厉害表示,20个孩子上了户口,都挂到她的名下,每个孩子都能享受低保,每人每月可以领到70元钱;她承认会把一些康复的孩子“送给”需要 孩子的人家,并“保证今后不再送了”。但她也有自己的苦衷:靠摆摊养活不了这么多孩子。她通过这种交易维系其他弃婴的基本生活。

  官方由支持变反对

   作为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兰考县享有财政扶贫资金等多种优惠政策,但县城并无福利院。民政局副局长李美姣曾表示,县民政局和城关镇政府一直把袁厉 害作为重点救助对象,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县民政局社救股股长冯杰曾对媒体表示,造成袁厉害收养弃婴越来越多,直至无法控制的真正原因是,兰考县没 有福利院,邻近的开封的福利院早些年不接收开封以外的弃婴。

  但根据我国的收养法,袁厉害的私人孤儿院不可能合法化。

  李美姣表示:“因为袁厉害收养的孩子太多,没法保障孩子们的成长,2010年,民政部门已明确告知她,不让再收养弃婴,也向社会声明,希望将孤儿送到民政部门,由民政部门来安排。”

  截至2011年9月,袁厉害已将收养的13个孤儿转交开封市社会福利院。

  专家说法

  王振耀:家庭收养很好政府欠账太多


  昨天,获悉兰考县此次事故后,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曾任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的王振耀表示,我国一直鼓励家庭收养弃婴孤儿,但政府在儿童福利方面欠账特别多,“首先就是要解决资金问题,仅仅靠低保太少太少了”。

  如何看待袁厉害收养孩子
  家庭收养好于福利院


  王振耀表示,我国一直是鼓励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来收养弃婴孤儿,在世界其他国家也是如此,“相较于集中在儿童福利院抚育,家庭抚养更有利于孩子回归社会。”

   王振耀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孤儿收养是没有任何补助经费的,地方也少有预算,当时全国的福利院也就几百个,交给政府也不知怎么办,很多孤儿不得不送到 敬老院、养老院,“我当(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时,2009年以后才通过低保来救助,救助水平也很低。”

  据了解,2009年民政部先后下发文件,建议散居孤儿及福利机构儿童的最低养育标准为每人每月600元、1000元,这才确定了相关标准。王振耀表示,正是当时体制上有空档,所以爱心人士的收养是对政府的一个非常有力的补充,而在全国也有不少与袁厉害一样的爱心人士。

  如何破解家庭收养困局
  立法确立儿童福利概念


  “收养弃婴是在做好事,可我国儿童福利的管理法规落后,也就容易滋生问题。”王振耀表示,在国外,爱心人士收养孩子,相关培训及政府支持资金等会很快配套,但目前我国儿童福利始终没有通过立法予以确定,政府在这方面的欠账特别多。

   首先,在爱心人士养育儿童的地方,民政部门应与之建立联系,并与福利院也建立工作联系,对其进行指导和培训等。如有条件能把孩子转移到福利院或更好的地 方当然更好,“但如果非常生硬地把孩子接走,这种方式后遗症更大。”王振耀说,孩子不是动物,“千万不要生硬,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

  此外,全国一定要建立弃婴、孤儿养育的基本管理标准,“首先就是要解决资金问题,仅仅靠低保太少太少了。”他表示,现在对孤儿的界定非常严,不利于弃婴获取补贴及资助。如果能把弃婴纳入孤儿补助体系中,就可把资金渠道打通。

  王振耀认为,对袁厉害问题的反思不应该是“把这件事处理了就完了,认为是个人的问题,必须要意识到体制问题上的严重性”。王振耀表示,质疑袁厉害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想想儿童福利体制性缺陷,尽快确立儿童福利的概念。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u-27sm 2013-1-8 12:20
为什么总是在出了事情之后才会反思 为什么老是在不停的走老路 那七个活生生的生命啊 就这样轻易的逝去了 谁又能听见他们在烧死前的呼喊和对生命的追求 渴望?
每次看到这个新闻心情都很沉重 到最后无论谁如何如何 生命终究是终结了 愿政府这次不再是放空话不落实 愿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愿社会能有反思 :-(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活动品类
①助老 ②助学 周六、周日
服务范围:郑州市行政区域内

郑州地区、义工团体、志愿者组织
郑州阳光义工-有爱就有希望·希望总在最前方

技术支持: ygxia.com  X3.2© 2006-2018 郑州阳光义工网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阳光义工网 ( 豫ICP备11003412号-6  

GMT+8, 2018-11-21 19:52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