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郑州阳光义工 郑州义工 公益新闻 动态 查看内容

从汶川到芦山,中国慈善学会了什么

2013-5-12 08:40| 发布者: 义工老白| 查看: 251| 评论: 0|来自: 国际先驱导报

摘要: 4月27日,一组数据开始被广泛传播:截至27日17时,包括中国红十字总会、分会、基金会在内共募集到资金5.66亿元。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全国一共募集到13.7亿元,红会占比约50%,而其他部分善款则由中国民间慈善组织的 ...

4月25日,爱心人士在芦山县为群众发放救灾食品、饮料等物资。本报记者何俊昌/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丁扬 发自北京

“4·20”芦山地震之后,一场深层的震动正持续发生在中国的慈善领域之中。

4月27日,一组数据开始被广泛传播:截至27日17时,包括中国红十字总会、分会、基金会在内共募集到资金5.66亿元。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全国一共募集到13.7亿元,红会占比约50%,而其他部分善款则由中国民间慈善组织的募集箱所贡献在公众筹款平台上,毫无官方背景的慈善机构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从五年前的汶川地震到今天的芦山地震,变化就在五年的时间里悄悄发生,中国公众参与救助的态度、方式有了明显的变化:民间爱心洪流开始更自觉、自发地选择更让自己信任的民间公益组织,过去“官办慈善机构”在灾后救援中“一统天下”的局面正在被民意所改变,在公益行动日渐成为日常行动的今天,以壹基金为代表的民间背景公益组织异军突起。

这也是自汶川地震之后五年来,中国慈善事业组成部分的力量变化后的集中体现。

官民慈善力量构成的消长

在芦山地震的救助工作中,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注意到了这些变化特别是民间背景慈善组织的巨大影响力。以壹基金为例,到目前,这个年轻组织的组织化程度、反应能力、管理水平和开放程度都大大超出王振耀的想象。“现在的壹基金与五年前是天壤之别,现在的壹基金能够在第一时间到达灾区,组织能力是政府也不可比拟的。”

汶川地震发生时,当时还在民政部任救灾救济司司长的王振耀就在现场,那一年被视为中国的“公益元年”,民间力量也在那场地震中第一次参与了巨大自然灾害的应急救助这是过去从未发生过的。“但是,那时候他们的组织化水平、专业化程度还不高,因为是第一次参与,所以没有经验,其实政府也没有经验。但这一次芦山地震,我们就看到,民间力量的组织化程度很高,很规范。”王振耀同时认为,伴随官方和民间慈善力量消长的,还有很多其他变化:过去小额捐赠居多,现在慈善组织大额捐赠很多;过去是慈善组织一家独大,现在是多方多元发展。而随着民间资本越来越多地参与公益事业,社会基金平台的作用只会越来越大。

正是从汶川地震之后,政府层面发现了民间慈善的力量:例如与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时政府会指定接收捐款的账号和组织不同,芦山地震后,除了红十字会系统、中华慈善会系统,有资格募款的基金会也可以接收地震捐款,“以往的行政干预机制转变为社会选择机制,才能使得谁的公开透明度高,谁有公信力,谁募集的捐款就多”。

“我们没有浪费这五年的时间。”王振耀说。

民间机构透明度跃升

地震发生后,不少基金会通过官方网站、微博等不断更新所收善款物资数额、项目执行情况和善款物资使用情况。值得一提的是第三方信息平台“基金会中心网”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在该网首页,各家基金会依据筹款额的高低顺序,以表格方式进行呈现。表格中所披露的信息包括:每家基金会善款物资的筹措和拨付明细、剩余资金的使用方向等8项内容。基金会中心网表示,这些数据来源于各基金会公开发布的信息,基金会中心网向各基金会了解核实后,每日将及时更新。

根据灾后重建工作的特点,在关键时间节点上,基金会中心网还将分析总结善款使用过程中出现的各类现象和特点,让公众都可以成为监督员。

基金会中心网副总裁陶泽指出,汶川地震后公益行业面临着比较大的质疑,此后几年,不少基金会已经在总结经验教训,“这个行业从过去五年学习到了透明度和信息披露的重要性。”

壹基金传播副总监姚遥也表示,芦山地震捐款是专款专用。前方工作人员先进村做需求调研,了解物资缺口等情况。之后将资料汇总发给后方,后方工作人员采用多家企业比价等方式,进行快速审批流程。审批采购完后,备好所有单据等待内审和外审。“对于民间公益组织来说,透明就是发展的基础。”姚遥透露,壹基金目前正在研发适合公益组织的信息管理系统。按照设想,通过信息系统不仅能够让捐赠者可以实时查询捐赠款项的流向,甚至对壹基金资助项目的全过程实现监控。

消弭边界的多元化时代到来

芦山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赶往灾区的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和其他民间组织者一起被拦在进入雅安的名山县收费站出口处,作为官方公益组织的领导,她并没有自由出入的权利,而是与民间组织一起拿出身份证等待分批放行。这个细节,是前方民间组织的人打电话讲给王振耀听的。在电话里,同时也有民间组织工作人员告诉王振耀:“我们和红会配合得还可以,红会给予我们帮助,我们互相之间是配合的。”

在王振耀看来,具有官方背景的公益组织和民间公益组织在信息上、机制上和物资上的配合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但也还仅仅是一个开始无论对于政府还是民间,慈善在中国都意味着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而这种学习,是共同的也是相互的。

同样以壹基金为例,这次芦山地震原计划是捐款六千多万,但现在已经收到一亿七千多万。“这就需要壹基金回过头来借鉴政府的经验,形成既与政府有联系、同时有自己的优势的状态。”在王振耀看来,大额捐助数的分配支出经验,政府组织要比民间组织具有借鉴性:救助标准如何确立?大型项目建设要不要招标?如何招标?“钱多了,考验就来了,所以必须是联动的状态,官方向民间学习灵活性和透明度,民间向官方学习调度和标准。”

事实上,对于此次芦山地震中表现出色的民间组织,还没有被问出口的问题是:面对民众的巨大热情和信任,应当如何坚持?又如何进一步完善救援网络?以后再发生灾难,人们就会问,壹基金在哪里?民间组织在哪里?今后,民间组织与政府的合作关系如何来做?

如果说过去五年,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完成了从起步到成长,那么未来几年更加重大的变化还会继续发生在这个领域。“以前,我们的主导目标是如何聚财,未来的目标是我们的慈善事业如何散财。恐怕下一步中国的捐款数额会再出现一个大的突破,这对救灾又是一个促进。随着国务院取消对民间公益组织的主管单位制,真正意义上的民间组织会有更大的空间。”在王振耀看来,这一切都意味着,中国慈善事业进一步消弭边界、真正多元化时代的到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活动品类
①助老 ②助学 周六、周日
服务范围:郑州市行政区域内

郑州地区、义工团体、志愿者组织
郑州阳光义工-有爱就有希望·希望总在最前方

技术支持: ygxia.com  X3.2© 2006-2018 郑州阳光义工网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阳光义工网 ( 豫ICP备11003412号-6  

GMT+8, 2018-11-21 19:46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